欢迎访问南水北调东线江苏AG8有限责任公司
泗洪站的青春影像

2016年11月29日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 视力保护色:

南水北调东线最大的工程——江苏省南水北调泗洪站枢纽工程,一直面临“人少事多压力大”的困扰,目前坚守在管理所的只有14人。
 
——题记
 
秋风微寒,新月悄悄爬上云端,将清辉洒在长长的徐洪河上,船闸那边不时传来提醒船民注意安全的声音,远远望去朱建传像引航灯一样竖在那里为来往的船只指引着方向。
 
“灭火器”队长
 
 
    朱建传是AG8的安全员,也是AG8篮球队长,重点是他不急不躁的性格,所以人称“灭火器”队长。泵站开机,水位一涨,船必然会多,对于只有4位运行员的船闸来说,真是可想而知:安全运行像一把利剑悬在他这个安全员的头上。顾班长没去北京之前他这个班长还有个休假的盼头,现在他俨然已经把家搬到了泗洪站,一两个月不休息更是家常便饭,对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上、下班之分。
 
    他每日重复奔波在船闸、生态农场和仓库,船少时候,还要带着3位运行员参与节制闸保养工作。每次只能在食堂看到他,他一见我便交待:“吃完饭和我去加会儿班,把这个月安全教育培训材料整理一下。”这个以一当十的男人,他的态度与性格注定了他要做一个最优秀的安全员、带出一个最团结的班组,正如他在“七一演讲”中所说:“AG8虽然不是党员,但是AG8要时刻学习党的精神,向党组织看齐靠拢,把自己融入到这个集体才能创造出1+1>2的成果。”
 
“巡逻使者”胖鑫鑫
 
 
    船闸一下班,便可看到一边跑步一边背着《每周一题》的刘胖子,以前他胖的时候,每到汛前、汛后节制闸保养的时候AG8都会笑他:只能从大的一侧启闭机孔钻下去保养钢丝绳,小的那一侧只能容他一只脚。为了“一雪前耻”,这个胖子真的就减了20公斤肉,一下子坚持做了8个月的站内巡逻工作,让AG8相信这个世界存在奇迹。也是这个人让我相信了同事之间的感情,在我躺在病床上需要血小板的时候,他间接听到消息后居然主动提出跟我血型一致要给我捐血小板,我再三提醒他以试探决心:“你才献血不过三个月,不能捐吧。”他却很干脆地说:“没得事,我就多吃两斤肉而已,你就给我个吃肉的理由呗。”
 
    “大鑫鑫你已经瘦成小星星了。”他听了头也不回地叫着“那现在我就不用担心保养钢丝绳的时候,安全绳被我拉断了。”提到安全绳,其实AG8真是算经历生死的兄弟了,每一次目送他们从启闭机孔钻下去,看着他们站在钢闸门上,在风中零乱的感觉真的不是滋味,生怕有个万一,每想至此,我总是会不争气地流泪,可这些脆弱不是AG8这些汉子应该有的。
 
“110男神”王大锤
 
 
    晚上,办公楼的灯6点保准亮,加班的肯定有AG8的110男神“王大锤”—王长亮,只要谁有困难找他准没错,除了原本检修班的工作外,他还要为食堂查电路、宿舍修马桶,技术班里搞预算、团委里面组织娱乐活动,最神的是他抡的一手好大锤,人称“机组大修小能手”,总之AG8都知道有困难找入党积极分子长亮准没错。这大白天忙110抢修的事情,晚上应该忙技术班的维修养护工作了吧,还有各类报表、团委的一系列活动策划书,重点是他还像正式党员一样要求自己抄党章,总之看到他,我窃喜的心情就像一首歌:“只要你过的没我好,过的没我好,我就放心了。”
 
    王大锤不仅抡的一手好大锤,对付夫人也有一套不变的托词:“夫人我今晚不回去了,你打的回家吧,我这几天好好加班把事情忙完,周末你让我做啥我就做啥。”电话那头永远是王夫人:“好吧……你不要加班太晚就行。”只是偶尔几次,大锤的妈妈看不下去了,在电话那头大声呵斥:“亮亮啊,你这老婆9个月身孕了啊,这是AG8姓王家的啊?”“妈、妈、妈AG8站上人家张宁他老婆都过预产期了还在北京呢,我这不是离家近嘛,也就30分钟路程;项明洋家孩子才出生三天就去北京了,我这跟他们比还能抽空回趟家。”挂了电话,办公室无比沉寂,“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?”
 
 
    踩着冰凉的月光走到宿舍门前,刚想像往日一样兴奋地踹门而入,可耳边回响起的水泵运行声,“哗哗哗”像着魔般使我淑女地收回脚,生怕扰了夜班同志的梦,最最辛苦的他们也许梦到了家人;也许想着领导交待的任务;也许想着在食堂帮厨的日子;也许想起了那个骑三轮买菜时,翻到臭水沟里,满脸挂满淤泥,还在笑的好兄弟……
 
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
上一篇:江苏AG8公司机关第五党支部与扬州分公司机关党支部开展支部共建活动
下一篇:没有了